“我在赌博上花费的一千万美元中有一部分是在赌博上,一部分是在酒后,还有一部分是在妇女身上。其余的我是在愚蠢地花费。” -- 乔治·拉夫特